首頁 >新聞動态

新聞動态
【榜樣篇】思政教師典範王展飛教授
發表時間:2019-10-15 點擊次數:1266 發表人:管理員

【榜樣篇】思政教師典範王展飛教授

為認真學習貫徹全國、全省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精神,貫徹落實《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新時代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改革創新的若幹意見>的通知》,充分發揮先進典型的示範引領作用,建設一支政治強、情懷深、思維新、視野廣、自律嚴、人格正的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隊伍,提倡學習榜樣教師暨昆明理工大學王展飛教授。

         一、  王展飛同志先進事迹簡介

王展飛同志是昆明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退休教授,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70年初心不改,70載傾情馬列”,始終做到對馬克思主義真學、真懂、真信、真用、真教;他情懷深廣、潛心鑽研,視野開闊、勇于創新,始終做到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思政課教育教學真情投入,自覺把學術責任、商人責任、社會責任融為一體,成果豐碩;他嚴于律已、人格高尚,始終以優良的師德師風播撒真善美的種子,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業績,培養了成千上萬的青年學子,帶出了一支優秀的中青年骨幹教師隊伍。王展飛同志是全省思政課教師的傑出代表,被譽為“雲南省理論界的一面旗幟”,先後榮獲雲南省優秀教師、雲南省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全國高校百名“兩課”優秀教師、雲南省教育功勳獎、“雲嶺楷模”等稱号。

        二、學習王展飛同志要做到六個踐行
    
   (一)踐行“政治要強”标準,當好有堅定信仰的領路之師。讓有信仰的人講信仰是當好思政課教師的第一标準。思政課教師要自覺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的信念,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切實履行學生健康成長指導者和領路人的職責使命。

        (二)踐行“情懷要深”标準,當好有寬闊胸襟的大愛之師。思政課教師要有家國情懷,始終心系國家、心系民族、心系人民。要有傳道情懷,對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事業真情投入,對思政課教育教學執着追求。要有仁愛情懷,把對家國的愛、對教育的愛、 對學生的愛融為一體,引領學生成長為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的有用之才。

      (三)踐行“思維要新”标準,當好有進取精神的創新之師。思政課教師要善于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曆史唯物主義指導教學,創新教育教學,帶給學生深刻的學習體驗,引導學生樹立正确的理想信念,學會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來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

      (四)踐行“視野要廣"标準, 當好有廣博學識的傳道之師。思政課教師要有知識視野、國際視野、曆史視野,要結合5000多年中華文明史、500多年世界社會主義史、170多年中國人民近代鬥争史、近100年中國共産黨奮鬥史、7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史、40多年改革開放實踐史,幫助學生站得更高、看得更遠、走得更穩。

      (五)踐行“自律要嚴”标準,當好有浩然正氣的守正之師。思政課教師要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遵守法律法規,遵守教師職業行為準則,嚴以律已、心存敬畏,把住大節、守住小節,做到課上課下一緻、網上網下一緻,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

      (六)踐行“人格要正”标準,當好有高尚品德的魅力之師。思政課教師要有人格魅力,以高尚的人格感染學生,要有學識魅力,用真理的力量感召學生,以深厚的理論功底赢得學生。要有語言魅力,把思政課講出“信仰的味道”。要以德立身、以德立學、以德施教,自覺做為學為人的表率。

70年初心不改70 載傾情馬列

一一記昆明理工大學教授王展飛

“我一生最欣慰的有兩件事,一是培養了成千上萬的青年學生,二是帶起了一支中青年骨于教師隊伍。”滿頭銀發、91歲高齡的王展飛教授一字一句地對自己70年工作曆程進行了這樣的概括。
      王展飛被譽為“雲南省理論界的一面旗幟”,是昆明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退休教授,迄今仍然堅守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教學與研究的第一線。
      從教70年來,王展飛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着對黨的承諾、堅守着自己的馬克思主義信仰,對馬克思主義始終做到真學、真懂、真信、真用、真教。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70年來,全身心投入學習,研究、宣傳馬克思主義,培養扶持了一批又一批中青年思政課教師成長,他70年磨一劍,引導無數青年學子樹立了正确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退休後,仍然“老骥伏枥,志在馬列”。這種經曆、堅守和奉獻是罕見的,他是全省思政課教師的傑出代表,
      他先後榮獲雲南省優秀教師、雲南省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全國高校百名“兩課”優秀教師、雲南省教育功勳獎、“雲嶺楷模”等稱号。

  一、堅守初心, 滿腔熱情從教70
      1949年,20歲的王展飛考入重慶大學法律系學習,獲得了獎學金。本可就此深造的他,卻在重慶解放的第二天, 毅然報名走進了十二軍軍政大學,投身到部隊這個火熱的大熔爐。 這是一位經曆過生活苦難又充滿革命熱情青年的選擇。随即,他走上了馬克思主義的神聖講堂。
      在部隊,工作單位雖然換了好幾個,但他一直在宣傳 部門搞理論教育。到軍事院校工作後,教的是馬列主義理論課,先後為數百名部隊幹部講授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人生最好的青春年華,王展飛就與馬克思主義理論宣傳和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
      從一名大學生來到部隊從事理論宣傳和教育, 王展飛其實經曆了一個深刻的轉變過程。他坦言, 從不懂馬克思主義到信仰馬克思主義也經曆了一個艱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有過懷疑和困惑,有過艱辛的探索和深沉的反思,也并不是一學就懂,一 懂就能踐履笃行。後來,他在總結這段經曆時說,“要真正掌握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是不容易的,這不僅需要有廣博的知識、有相當的實踐經驗,更需要有默默堅守的品格和實事求是的精神,一開始并沒有真正把握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實質,并不具備用馬克思主義分析問題的能力。”

然而,王展飛有一種不屈不撓的奮鬥精神。這是與他相濡以沫60餘年的老伴劉育英對他的評價。為了搞懂弄通理論宣傳和教育上的一個個問題,王展飛夜以繼日地閱讀馬克思主義經典作,深入研讀毛澤東哲學著作和軍事著作,潛心于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研究,同時,他還積極承擔教學工作,參編教材,相繼發表了一系列理論文章。

經過不懈努力,王展飛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功底。他曾被聘為《解放軍報》《八一雜志》等報刊的特約作者,他發表在《學習雜志》上的《讀“對‘格例則爾曼同志寄來的一封信’的座談”以後》一文,深入地論述了黨的理論教育方針,在理論界産生積極的影響。由于工作出色,成績溫著,他曾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兩歡,參加了總參謀部在北京召開的慶功大會,在會上作了經驗交流,受到朱德總司令和肖華等部隊首長的接見。這一時期,是王展飛理論教育征途上的峥嵘歲月,也是他形成共産主義世界觀和人生觀的重要時期。

1966年,王展飛轉業到地方後,依然走上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宣傳教育的道路,他先後擔任過雲南工學院、雲南業大學社科部主任,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原理的教學工作。圍繞講好思政課做好思想理論工作,他不斷鑽研并撰寫理論文章先後主編了《鄧小平哲學思想研究》《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的曆史使命》等6部學術著作,發表了《鄧小平理論的特點》《徹底的唯物主義改革觀》第高水平的學術論文,在學術界的影響力不斷提升,逐步成為“雲南省理論界的一面旗幟”。

1999年,70歲的王展飛辦理了退休手續。然而,他卻退而不休,一刻都不曾離開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戰線,仍然堅持每周給學生上不少于8節的課。此外,他還承擔着繁重的社會工作。2001年,他被聘任為雲南省委宣講團成員、雲南省高校“兩課”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作為省委宣講團的一員,他累計宣講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黨的十六大、十七大精神百餘場,為全省數萬幹部群衆進行宣講,得到廣大千部群衆的好評。直到今天,有的幹部回憶當時的宣講情況說:“王老師講課深入淺出、理論聯系實際,使我們深受教育。”

70年來,王展飛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宣傳和教育不懈奮鬥。他為雲南省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的課程建設、教材建設、學科建設、教師隊伍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
     
 二、潛心鑽研,堅持“活到老學到老”
      在王展飛看來,要當好一名思政課教師是不容易的,必須堅持學習,與時俱進,緊跟時代步伐。在他70年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過程中,通過學習研究不斷獲得提高,使自己的思想不斷與時俱進。
        
部隊的經曆及之後高校教學的積累磨練,為王展飛的馬克思主義教育研究工作打下了紮實的理論基礎,而他也在 教學實踐中一步步成長起來,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七十年磨一劍”。和許多教師一樣,他在從教早期,由于知識儲備不足,以及沒有足夠的時間備課,也面臨過教學中的“危機”。在部隊期間,單位派王展飛去參加中央有關部門在北京組織的黨史專題講座班學習,在張家口與北京之間來回奔波,很是辛苦。聽課時,王展飛認真做筆記,回來後再認真複習,還參閱一些資料,接着就給初級班的幹部講課,但是幹部們覺得收獲不大。他反思說:“我當時既沒有系統的學習過黨史,又無實際體驗,曆史知識不熟,理論分析也就缺乏功底,一知半解怎麼能上好課呢?”
   年輕的王展飛虛心好學,不斷積累、不斷改進、不斷提高。他說,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而這個“心”正是對學生充滿愛心、對教學充滿責任心。随後,他把備課作為一個關鍵環節,狠下功夫。每一堂課,他都寫出詳細的教案,然後關起門來或跑到山坡上面對藍天綠樹反複試講,思考如何突出重點、掌握節奏、表達感情、把握時間,才開始授課。
正是從那時起,王展飛養成了一個良好習慣,每一堂課、每-次宣講、 每一次發言,他都要做充分準備。“頭一天,他就把要講的内容進行口述,讓我記錄下來,他就一遍遍地修改、一遍遍在心裡過,一遍遍地講給我聽,他差不多是把内容默記下來。”妻子劉育英這樣說。近幾年,王展飛的視力嚴重下降,劉育英就成了他的助手。部隊期問形成對工作高度負責的這一習慣就此伴随了王展飛一生。“别人都評價我的授課不照稿宣讀,邏輯嚴密、語言精練、内容深入淺出、理論聯系寶際。其實做到這些。我并沒有什麼訣竅,我就反複思考、反複推敲。”王展飛這樣說,韓躍紅是昆明理工大學原社會科學學院院長,1997年調入學校時,她聽過王展飛的一節課觀摩課,多年後回憶起來仍印象深刻。她說,那是一節她認為達到了爐火純青的課,從那時起,這-堂課成為了她上好思政課一直追求的标杆。

在理論研究的道路上,王展飛從未止步。2007年,他帶領昆明理工大學的部分思政課教師和省内知名專家申報了國家社科基金課題“整體把握馬克思主義科學體系研究”,經過兩年多的努力完成了課題研究。黨的十八大以後,王展飛認真學習和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幾乎閱讀了習近平總書記公開發表的全部文章。那時,他已經患上了嚴重眼疾,左眼失明、右眼隻有0.15的視力,看書寫字十分困難。他借助放大鏡,并在昆明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選派的年輕教師協助下,一如既往地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從2014年到2016年,王展飛協助雲南省委宣傳部完成了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重大研究課題,主持完成了雲南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重點項目“習近平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造性運用研究”,出版學術專著2部、學術文集1本。2016年,王展飛應教育部社科司之邀,為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教學與研究文庫撰寫學術專著《親曆與思考: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建設與改革研究》。全書曆時兩年完成,共48萬字,獲得雲南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
70年來。王居飛深耕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這方樂土,成果豐碩。他主編教材和學術專著16部,發表論文70餘篇。

“從青年、中年到老年,我對宣傳馬克思主義可以說是一往情深,不僅看成是神聖的義務,而且從内心裡生發出一種使命感。”

王展飛充滿深情地說。如今,年逾90歲的他仍在積極從事項目研究,用實際行動踐行“活到老學到老”這一終身追求。
         三、心系教學,為理論教育無私奉獻

從教70年來,作為一名思政課教師,王展飛對學生用心、用情,不僅體現在課堂上的45分鐘,更體現在他教書育人的全過程。上世紀80年代,為了上好課,時任雲南工學院社科部主任的王展飛主動做起了學生的思想工作。那段時間,他經常到教室、宿舍去和學生談心,和他們讨論中國改革開放的形勢、當前存在的問題,講社會主義的發展前途、青年學生的使命等問題,了解他們的想法、傾聽他們的心聲,積極做好思想引導工作。

 教材建設是思政課建設的重要内容。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王展飛和昆明工學院的教師,一起聯合西南、西北16所高校教師,編寫了改革開放以來全國工科院校第一本哲學教材。鄧小平南巡講話發表後,他努力學習和研究鄧小平理論,推進鄧小平理論進教材、進課堂、進學生頭腦,不斷增強教學内容的針對性、實效性。由雲南省委高校工委、雲南省教育廳組編,王展飛擔任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被教育部評選為全國高校優秀教材。

2005年,中宣部、教育部制定新的高校思政課方案,啟動全國統編高校思政課教材工作,并将這項工作納入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教育部書面通知參加高校思政課教學大綱“定向申報”的省份中沒有雲南省,後經雲南省積極主動争取,獲得了參加申報的資格。雲南省委宣傳部、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廳領導組織專家參與申報,在全省高校範圍内遴選專家形成團隊,組成4個課題組分别申報《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概論》《中國近現代史綱要》《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4門高校思政必修課的教學大綱編寫工作。其中,由王展飛具體牽頭負責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課題組和由其他專家具體牽頭負責的《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題組順利通過初審。課題組進入擇優遴選環節後,為了優化競标大綱,王展飛建議對課題組成員進行調整、充實,又組織課題組成員反複對競标大綱讨論修改完善,兩個課題最後進入答辯環節。答辯前一晚,有着幾十年教學經驗,對課題情況熟稔于心的王展飛卻是徹夜未眠,坐在書桌前反複琢磨着第二天的答辯内容。與他一同參與答辯的雲南民族大學張建國教授感動地說,王老師對待工作的認真勁頭值得我們每-個思政課教師學習。

經中宣部、教育部嚴格評審,并報中央領導同志審定,雲南省王展飛、張建國成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題組首席專家之一,郝立新、陳路、李申文3個專家成為課題組成員,起參與中央馬克思主 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高校思想政治課教材編寫工作。當時,這在西部省份僅此一例。

“一個西部省份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在那麼多重點院校中脫穎而出,我們依靠的是省委宣傳部,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廳的主動争取和組織領導,依靠的是團隊的力量,打了組合拳。而王老師在這個團隊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張建國說。這之後的近3年,年逾70的王展飛先後28次前往北京參加教材研究和編寫。工作十分辛苦,但王展飛從未缺席。
      2015年初,中宣部、教育部再次組織高校思政課教材修訂工作。王展飛由于身體欠佳不能到京參會,但86歲高齡的他仍然對教材修訂提交了書面意見,體現出一個“老馬列”對思想政治教育事業的無限熱愛。
        
四、情懷深廣,讓馬克思主義教育研究薪火相傳

回顧自己從教70年的點滴,王展飛認為以科學的理論培育了成千上萬的莘莘學子、支持幫助了一大批思政課中青年教師,這是他一生中最欣慰的兩件事。他始終堅持“一人之力不如群策群力”的觀點,這是一種怎樣寬廣的視野和博大的胸懷。在他心中,就為了馬克思主義教育研究能夠代代相傳。在他的引領下,全省一批批思政課中青年骨幹教師在成長。

1986年,王展飛被選為雲南省社科聯兼職副主席、雲南省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課教學研究會會長,并擔任雲南省高校系統、黨校系統、社科研究系統高級職務評審委員會委員。當時,全省高校200多名思政課教師中隻有2名教授受此青睐,他是其中之一。王展飛思考, 屈指可數的幾個教授如何支撐得起思想政治教育事業這座大廈?此時,他已年近花甲,更迫切地想為高校思政課教師隊伍建設多做些工作,而當務之急便是培養學術帶頭人和骨幹教師。在雲南省有關方面的關心、支持和幫助下,他通過教學、科研活動鍛煉年輕教師,在職稱評審方面支持中青年教師和理論工作者。他通過擔任主編的刊物關心支持年輕有為的同志,通過教學研究會協助主管部門舉辦教師培訓班以及其他形式的培訓,使一批優秀的中青年教師脫穎而出。在1987年雲南省全面開始職稱評審前,在王展飛等同志的支持下,破格晉升了2名思政課副教授。

王展飛始終将教材建設和課題申報工作,作為帶領中青年教師成長的契機和平台。他申報下來的課題,都要将學校内外的中青年專家、學者組織起來一起攻關,課題中的關鍵問題,帶領大家反複讨論研究,直到統一思想後才動筆撰稿,分解到各小組的工作,形成文字後,王展飛還要逐字逐句的修改。張建國、韓躍紅不約而同地說,這樣做出的課題質量高,有創新點,到了撰稿階段難度已經不大,參加課題的同志也收獲很大。

中青年教師在成長過程中會有學術瓶頸期,王展飛從課題申報、方案修改,到論文撰寫都給予悉心指導。昆明理工大學的韓躍紅、張雲蓮在王展飛的幫助下,跨越了學術瓶頸期,快速成長。韓躍紅說,在個人事業發展的重要時期,能得到王老師的無私幫助,很感動,很溫暖。雲南省高校的一些中青年思政課教師都曾得到過王展飛這樣的幫助。

  與王展飛有近半個世紀交往的陳國新教授說,王老師在思政課教師隊伍建設上,考慮的不僅僅是昆明理工大學-所高校事,而是全省高校一盤棋的事。王展飛以他人格的魅力凝聚起關心、支持思政課教師的共識,到上世紀90年代初,全省高校思政課教師中已有近20名教授。

2009年,在雲南省委宣傳部、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廳的支持下,昆明理工大學和雲南省哲學學會、高校思政課教學研究會聯合舉辦王展飛教授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60年學術座談會。在座談會上,王展飛深情地說:“有人說我是“老骥伏枥,志在千裡’,在我自己看來卻是“老骥伏枥,志在馬列”。“熱愛生活,熱愛馬列”是王展飛常常說的一句話,而這句話也是他真心的表白和真情的流露。在黨的培養、鍛煉下,王展飛成為了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并用一生去學習、研究、實踐。

        目前91歲高齡的王展飛還在思考撰寫個人專著《哲學之路》。他說,一生個人專著不多,但想寫這本書,以此記錄下自己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的實踐與探索。
上一篇: 帶你從零開始了解校園
下一篇: 重磅!昆衛版《我和我的祖國》隆重獻禮
學校概況
學校簡介 學校領導 機構設置 曆史沿革
招生工作
招生信息 招生計劃 招生簡章 網上報名
實習工作
實習輔導 實習醫院 通知新聞
就業創業
管理制度 就業指導 招聘信息 就業創業
師資隊伍
師資規劃 隊伍建設 教師風采 招賢納士
黨群建設
學校黨委 學校團委 學生會 學生社團
教務管理
教務公開 教學督導 教學改革 實訓設備
分享:
昆衛實景主站